椋子木

★这里是椋子木,你们可以叫我子木,也可以是阿椋,椋子都可以的(小声bb,第一个字音凉)
★画绑是小冰,天下第一好,宇宙第一的小冰,超级无敌最喜欢小冰,趁着没人偷偷承包(嘘)
★喜欢金,超级喜欢,过激粉,除了金受cp别的都不吃,并且天雷,不要提,谢谢
★大体上是个脾气还可以的人,欢迎扩列哦
★主要写原创,也希望大家支持啦

肃清团(一)

★是原创啦,虽然还没写完但是突然很想发,是个长篇,世界观几乎都是我编的,所以可能有点乱@
★虽然知道小冰不在但是还是想艾特一下,表白小冰 @Shirley

  牧师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:“阿斯卡,你是否愿意娶谢莉尔作为你的妻子?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,富裕或贫穷,健康或疾病,快乐或忧愁,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,对她忠诚直到永远?”
  阿斯卡脱口而出:“我……”然而,他的话并没有说完。只见对面的新娘竖起戴着蕾丝手套的食指,放在唇边,轻声地一声“嘘。”
    与此同时,“碰!”城堡四处响起爆破声,在一片混乱中,新娘不见了踪影。
  “让开让开,谢莉尔呢?我的新娘呢!”身为新郎的贵族公子推开身边的人,寻找新娘的身影。
  “在那里呢!”身边的仆人惊叫出声,新娘的身影出现在围墙被炸开的地方,在场所有人都意识到了:新娘要逃婚!
  “拦住她!”阿斯卡恶狠狠地说着,他绝不允许自己看上的人,在快要得到时逃走。
  “明白!”收到命令后,路空各个小队出动。
  被追逐的新娘向身后看了一眼,有些不耐烦:“啧,真麻烦。”她掏出短刀在腰间一划,然后收刀轻轻一跃,华丽贵重但却极其碍事的裙摆悄然落下。藏在裙摆底下的皮裤紧紧包裹着修长的双腿,露出优美的曲线。
  “碰!”爆破声再次响起,一个身影从城堡顶端滑落,紧接着又腾空而起。
  “怎么回事?那是谁?”阿斯卡拽住一个人,指着滑翔翼上的人问。
  “公爵大人,这……好像是……是前些日子给你发过预告信的喻可修。”
  “你是说,肃清团红牌通缉犯,喻可修?”
  “恐怕……是的。并且,您的新娘恐怕也不是什么普通人。她极有可能是另一个红牌通缉犯,襄阳。”
  “呵,我结婚这一天,竟然碰到两个红牌通缉犯,真是有趣。不管是通缉犯,还是爱闯祸的小女孩,通通给我抓回来!”
  “是。”
  
  “布伦娜,布伦娜?”襄阳对着手环呼叫了半天,没有人应答。
  这小妮子,不会又跑去哪赌博,被人扣住了吧?
  眼看着身后的人越跟越紧,她叹了口气,对着头上的一片阴影,在手环上按了几下。手环伸出一个爪钩,勾住了滑翔翼的把手。她又按了一下,整个人便腾空而起。
  喻可修掏出匕首架在她脖子上时,她的短刀也恰好抵上了她的要害。
  “喻可修?怎么是你?”
  喻可修有些惊讶,匕首抵上了襄阳的脖子:“你是谁?”
  “我是襄阳啊。”襄阳说完,才想起自己还顶着谢莉尔的脸。她在手环上按了几下,棕发紫眸立马变成了黑发红瞳,是喻可修熟悉的模样。
  “是你小子啊。”喻可修收起了匕首,“怎么,舍得出来了?”
  “这不是做任务吗?再不做任务,记录官该把我从十殿踢出去了。”
  “你还知道要自己做任务啊,难得难得,终于不用靠我养了?”
  “不不不,爸爸还是我爸爸,大腿该抱还是得抱,不然,我都不知道还保不保得住修殿这个位置。”
  “笃笃笃。”身后传来的机枪射击声打断了两人的互侃。
  喻可修娴熟地躲了过去:“喂,你这样很妨碍我,就不能下去?你家策划呢?没给你安排逃跑方案?”
  “我就是在下面快要被人追上了,才想着抢个人的飞机跑的。我家策划不知道跑哪去了,怎么呼都不应。”一提到她家的策划,襄阳就只想翻白眼,光论关键时候掉链子,谁家的策划也比不上布伦娜。
  “那你具现个光翼啊,你这么赖着我,我们迟早得被追上。”
  “我也想啊,可是之前透支了,现在使不出来。”
  “唉,你呀,怎么这么麻烦。”喻可修十分嫌弃地翻了个白眼。襄阳看着她嫌恶的表情,厚着脸皮笑着,丝毫不担心她一个生气把她扔下去。
  “那你给我闪开一下。”襄阳按她说的调整了姿势,喻可修按下了按钮。
  “轰!”几颗炮弹炸开,追兵瞬时间灰飞烟灭。
  这时,喻可修的操作板上出现了一个正快速向她们靠近的红点。
  “不好,伊莉塔来了。”
  “伊莉塔?肃清团的那个?”襄阳想起年少时的伊莉塔,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。
  “对,不过她现在被那什么神子亲封为圣骑士,并且当了团长,是肃清团的四张王牌之一。”
  “你都说了是王牌,怎么可能会轻易派出。并且以她那实力,呵,估计肃清团那帮人也是看在那什么神子的面上给她瞎封的。不如你放我下去,我去会会她们。好久没调戏伊莉塔了,有些想念呢。”
  “都告诉你了,伊莉塔以前和现在完全不能比,就连我也吃过她的亏,不然你以为,我为什么要定位她?”
  “我以为你调戏她上瘾,故意制造偶遇。”
  喻可修翻了翻白眼,试图继续打消襄阳的念头:“你真的要下去?今时不同往日,伊莉塔现在了和以前大不一样了,你可小心点,别调戏不成反被*。”
  “没事,你这样劝我完全没有用。不对,准确来说,是起了反作用。”
  “你要去,我就放你下去,到时候被*了,可别哭着骂我呦。”喻可修说着,修长的手指在操作板上点了几下,滑翔翼便下降至贴近地面的位置。
  襄阳跳了下来:“对了,丢把武器给我。”喻可修丢给她两把手枪,临走前说了句:“好自为之。”
  襄阳有些不以为然,不过是一个曾经被她们欺负惯了的小女孩,有什么可防备的。
  一把重剑劈了下来,襄阳翻身躲过,望进一双浅金色的瞳眸。
  “呦,伊莉塔,好久不见。”襄阳露出人畜无害的危险,语气十分轻松。如果忽略她们手里的武器,倒真像是久别重逢的好友之间的问候。
  “Z字级红牌通缉犯,昭世录修殿襄阳,请接受逮捕。”伊莉塔丝毫不理会她的套近乎,坚决秉承公事公办的理念。
  襄阳笑了笑:“哎呀,这么多年了,你还依旧是这么无聊呢,我亲爱的伊莉塔。如果,我拒绝呢?”
  伊莉塔依旧没有波澜:“犯人拒绝,强制逮捕。”说着,她举起了手中的重剑,向襄阳挥了过去。
  襄阳手无长物,只好不停闪避,并在闪避的同时放放冷枪。
  然而,这些偷袭被面积较大的重剑通通拦下。看着毫发无伤的伊莉塔,襄阳有些懊恼,为什么喻可修只给了她两把手枪,子弹又少,连格挡都无法办到。
  手枪内的子弹很快告罄,襄阳将两把手枪扔了出去,作为最后一击。这一击当然也没起到任何作用,襄阳毫不犹豫地使出了三十六计之一走为上。
  然而,逃跑这个选择虽然很明智,但也十分艰难。襄阳在逃跑时,要随时躲过从后面劈过来的重剑以及被重剑剑气崩碎的石块。
  她们的距离在拉进,肃清团的援手也快要赶到。襄阳摇了摇头,大叹今日失算,调戏不成反被*就算了,要是就这么被抓进了肃清团,岂不是要被喻可修笑死。这十殿之一的位置也别想坐了,直接就在大牢里养老吧。
  正在胡思乱想间,耳边传来破空声。伊莉塔追到了。
  襄阳咬了咬牙:“啧,褪白,你来。”说着,她侧身摔进了影子里。
  “来咯(∗❛ั∀❛ั∗)✧*!”影子里钻出了一个人,替代了襄阳与伊莉塔对峙。
  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伊莉塔的表现十分无趣。她并没有纠结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女孩是谁,似乎已经默认这个人就是襄阳。并且,仍然恪尽职守地执行着逮捕的命令。
  身材娇小的女孩灵巧地躲过重剑的攻击,她的手指不断翻飞做着各种手势。与此同时,周围被崩碎的石块浮了起来,似乎被那小女孩控制着。伊莉塔用剑劈开了向她飞来的石块,并在下一秒用最快的速度劈向小女孩。
  这一次,小女孩没有躲开,伊莉塔的重剑也终于碰到了空气以外的东西。当碎石组成的屏障散开时,一个矮小的身影拎着与她身形极其不符的石剑劈向伊莉塔。
  “嗡。”重剑的嗡鸣震得伊莉塔虎口发麻。她皱了皱眉,抡起剑还要再与不明身份的女孩缠斗。
  这时,身边突然出现了许多冰球与火球。有些冰球与火球甚至直接相撞,化作蒸汽,毫无杀伤力,昭示了发出人的能力低弱。
  褪白似乎被眼前的冰火球吸引了,石剑剑身分崩离析,散成一块块碎片,都朝着一个方向飞去。
  “艾瑟儿,闪开!”
  突然被点名的艾瑟儿有点慌,她手足无措地度过了最佳闪避期。看着正面飞过来的石块,她条件反射地想要抬起手去挡,却突然眼前一暗。艾瑟儿抬起头,只见眼前有一个人,竖起重剑将她护在身后。
  石块再次凝聚起来,褪白嬉笑着展开下一轮攻击。然而,攻击被打断了,不远处传来了肃清团众人的惊呼。
  “褪白,回来,让我来。”
  “不要o(´^`)o。”
  “褪白,乖,回去让你亲自测试五十四号实验体。”
  “(⇀‸↼‶)emmmmm好吧,说到做到哦 (〜 ̄△ ̄)〜”
  褪白的身影被阴影里深处的一只手拽了下去,襄阳站了起来。她将肃清团中一人的炸弹具现在手中,对着伊莉塔的方向砸了过去。
  “嘭!”炸弹炸开,伊莉塔护着艾瑟儿后退。
  “光翼,具现!”襄阳的身后出现了一对光翼。她腾空而起,在即将离开的时候,决定作最后一波死。
  她飞到伊莉塔面前,挑起她的下巴,说:“再见了,团长大人。”伊莉塔挥舞重剑向她砍去,襄阳笑着一脚蹬在剑身上,后退了好一段距离。
  “谢啦,团长大人,不必再送了。挥挥。”伊莉塔正要提剑再追时,被她的动作牵动伤口的艾瑟儿呻吟出声。
  看着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搭档,伊莉塔叹了口气,认命的半跪下来给她包扎。
  “团长大人。”当肃清团众人赶到时,襄阳已经没了踪影。
  “A小队随我去追,B小队护送艾瑟儿团长回去治疗。”
  “这只是轻微的擦伤,而且,伊莉塔团长也为我包扎过了。我不回去,我要和你一起去追她。”
  伊莉塔看了看她,没说话,转身走了。
  “喂!你什么态度?”艾瑟儿觉得自己被看轻了,十分不爽。
  肃清团西十二区副团长扯了扯她的袖子:“公主,算了吧,你受伤的事要是被国王知道了,伊莉塔团长也不好交代啊。”
  艾瑟儿想了想,便不在为难留下来的人。她走了几步,又停顿下来:“阿莱尔,你说,在她眼里我会不会只是个负担?”
  阿莱尔头顶冒汗,心说公主大人你怎么用给我出这种送命题,你这不是逼我撒谎吗?
  “当然不……”
  “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的。”
  虽然说有自知之明是好事,但是这样对公主的打击会不会太大了?阿莱尔偷瞄了一下自家公主的侧脸,在脑内不停搜索安慰的话。
  “不过没关系的,我一定会努力训练,成为能与她并肩的人!”
  虽然说这是不可能的,但是就算这是真话也还是太直白了,还是不要打击人好了。阿莱尔低下头笑笑,并没有说什么。
  “老……老板!”一夜宿醉的布伦娜在看清把她从实验桌上捞起来的人后,立马就清醒了。
  完了完了,老板怎么回来了,话说现在是几点啊,我不会完完全全错过了整个计划吧。
  “布伦娜,昨天晚上去哪了?”
 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哪都……没去。”撒谎时的惯性结巴暴露了这句话毫无可信度。
  襄阳捏着她的下巴,凑近闻了闻:“喝了酒啊,好像还不少。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,我的小策划?”
  布伦娜有些害怕地往后退,襄阳便凑的更近了。望着自家老板那张放大的脸,布伦娜再次后悔昨天的纵酒取乐。
  “对了,你造出来的这个玩意儿又坏了,拿去修修?”襄阳突然想起正事,便放开了布伦娜,拆下自己的手环递给她。
  被放过的布伦娜松了一口气,翻出工具开始维修。
  “你造的都是些什么鬼东西,三天两头的坏。”
  “都是你贪便宜,用的劣质材料,你要是用顶级材料,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     “我用劣质材料是为什么?还不是因为家里有你这么个烧钱机器?”
  “那……那都是投资,研究出来了,赚的钱还不是你的?”布伦娜将手环递给襄阳,“喏,我修好了。”
  “你先戴着,给我换个女仆装。”
  “哈?我不要,我拒绝。”
  襄阳坐在实验桌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布伦娜。因为逆光,在布伦娜的视角,她显得格外吓人。
  “要么你穿女仆装,要么,我们来讨论一下你该怎么死。”
  布伦娜立马换上的女仆装昭示着,恐吓是极其有用的。
  “把五十四号实验体放出来,褪白要亲自测试。再帮我联系一下喻可修,让她等下参加例会的时候带我一起去,太久没去过了,都忘了怎么走。”
  “诶?你竟然还会参加例会?是因为前些日子记录官发来的警告吗?”
  “不然呢?要不然你以为我会去那种毫无意义,又麻烦的要死的例会?”
  “切,谁不知道是因为你打不过新人,没办法应对前辈给新人的第一堂课。”布伦娜小声嘀咕着。
  “你说什么?”襄阳听不清她说什么,但直觉告诉她不会是什么好话。
  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呐,手环还给你,我还有个实验要做,我先走了。”
  接过手环的襄阳换了身紧身衣,打开了格斗场的门。
  
  

★嘿嘿,我知道我是描写渣啦,欢迎指出不足,世界观的话,可能明天会写出来吧
★还想艾特一下百奇,不知道你嫌不嫌弃 @泡面和百奇和aⅡ金一样好吃
★姜,给我评论,红心,蓝手,我都要,我知道你看过了,但我还是要,哼唧 @Maricia.源江

评论(8)

热度(9)